精彩小说尽在搜小说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玄幻 > 《酒醒前想念小狗》在线阅读 > 191.雪停了

191.雪停了

北着不找
    平安夜的前一周,赵恪不知从哪儿弄来一颗冷杉。
    是真实的树。
    锯了根,枝干也修剪过了,高约两米出头,摆在地下室的架空层,视觉效果挺震撼的。
    申屠念看到树的第一反应是。
    “它不会长虫子吗。”
    果然是杀死浪漫的人,虽迟但到。
    赵恪说不会,都做过处理。
    申屠念稍微能接受一点,但还是纳闷他怎么想起整这出。他并不是会顺应某种潮流的人啊。
    赵恪说:“别人有的咱家也不能少。”
    他意有所指。
    往前倒一周,周家宝在朋友圈里炫耀家里的节日布置,圣诞树啊麋鹿啊还有无数小装饰,反正挺隆重的,申屠念看到顺势点了个赞。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是觉得他这份用心值得一个赞。
    赵恪应该是看到了。
    看到了,开始整活,甚至卷起来,人家里圣诞树是塑料质地的,他就找了棵真树,人那树一米五,他选的这棵就必须往三米奔。
    还真是…幼稚的胜负欲呢。
    后来那个下午,他俩围着圣诞树一番装扮,一个挂铃铛另一个递彩带,互帮互助,还挺温馨。
    其他的都好说,树尖尖上最高的那颗星星申屠念非要亲自安,赵恪拗不过,扶梯子时脸上的表情比她还紧张几分。
    收尾的工作都是赵恪一个人的事。
    光是装饰物拆下来的包装塑料膜就捡了满满一箱,他弄的差不多,抽空看了一眼边上偷懒刷手机的人。
    “喂。”他喊她。
    申屠念嘴上应着,眼睛还没从手机上挪开。
    好一会儿,她仰头对他笑,带了几分讨饶的那种。
    “谁找你。”
    “周家宝,发了几套圣诞老人装让我帮忙选。”
    赵恪皱皱眉,“他不是已婚吗。”
    意思是,都有老婆了挑衣服这种事情干嘛还麻烦别人女朋友。
    申屠念听出他话里那零星一点儿不是滋味来。
    她解释道:“明摆着是给人准备惊喜,不能提前透露啊。”
    赵恪沉默,或者是在思索。
    申屠念把手机屏幕对着他,问:“你想不想穿。”
    赵恪抬眼,很潦草的看了看,眼睛里漏出几分嫌弃,遮都遮不住。
    这才是真幼稚呢。
    申屠念无所谓地耸了耸肩:“你不穿那我穿咯。”
    她没在意,本来就是突发奇想这么一问。
    赵恪也没在意,他觉得她也是心血来潮这么一说。
    *
    平安夜那天清晨下了雪,还真应景啊。
    申屠念从根上算南方孩子,在南方孩子这儿,下雪比早起闹钟还管用。
    她睡眼朦胧醒来,脑子还迷糊着呢,赵恪一句“外面好像下雪了”,她瞬间眼睛一亮,困劲儿全跑了,外套都不披就往窗边走。
    没有白雪皑皑,但确实正在下,地上湿漉漉的没什么变化,但树梢上已经聚集了星星点点的白色,就这点雪薄子都够她兴奋好一阵。
    赵恪拿着针织开衫披在她肩上。
    申屠念回眸朝他笑。
    他的心跳被这笑拨乱了节奏,心痒痒的,赵恪低头凑近,想吻她,申屠念大方迎上去,她抚着他的脸,仰头与他亲吻。
    她都顾不得自己还没有刷牙了。
    窗外的雪纷飞,他们沉浸在这一刻,浪漫依旧。
    午餐时,申屠念问赵恪今天有没有节目。
    她要去参加画廊的慈善夜,这事赵恪是知道的,那日和辜安平定下,她上楼就和赵恪提了。
    现在这话,是问他有没有给自己安排节目。
    赵恪说再看。
    边灏那边肯定有的闹,喊他了,他还没说明自己一定参加。
    顿了片刻,申屠念又说:“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。”
    赵恪耳聪目明,他能分辨出他人的邀请是迫切希望的还是出于礼貌。
    辜安平的那句邀约属于后者,现在申屠念的这一句,也是。
    赵恪放下筷子,拿纸巾擦了擦嘴角,没说去与否,只是慢条斯理地笑了一下。
    这笑的意思等同于不十分想。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    申屠念面上这么应着,实则心底浅浅松了口气。
    这个下午注定是忙碌的。
    申屠念取消了午睡时间,饭吃完简单整理了一下就出门了。
    她约了两点半的美容室,做造型。
    她离开后,房子霎时空了大半,赵恪一个人在书房待了会,看不进去书,索性拿着笔电来到客厅。
    沙发上坐着,小狗匍匐在他手边,暖乎乎的,感觉上没那么孤单。
    中间有人按门铃,赵恪看了眼时间,距离她出门才过去四十五分钟,应该没那么早回来。
    他开门,外头站着一个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,手里提着两个衣架,从头套着一层黑色绒布,看不到内里。
    来送衣服的人。
    慈善平安夜的邀请卡上写明了着装要求,男士着西服,女士着礼裙,且身上须携带有红/绿色系元素。
    赵恪确认了姓名电话,签收后放到二楼她的衣帽间。
    再回到客厅,他又看了眼手表,时间只过去了一小时。
    她出门前也没说几点回来。
    赵恪侧过脸去看窗外,雪已经停了,路上不知道会不会堵车。
    他有点后悔自己听了她的话,他应该送她去,哪怕是坐在VIP室的沙发上翻那些无聊的时尚杂志,也比现在在家干等着强百倍。
    反正他现在心思也跑远了。
    申屠念一直耗到傍晚五点才回。
    赵恪在沙发上坐了一下午,人坐麻了,脑子也麻了,她进门都没反应过来。
    申屠念进屋,还在换鞋呢,声音就飘过来了。
    她问他:“衣服送来了吗。”
    赵恪说放二楼了。
    申屠念闻言,走到客厅沙发旁,捧着他的脸亲了一下,夸他:“好乖啊。”
    赵恪认认真真端详着她的脸,和出门前也没什么变化,头发弄卷了,涂了口红,和平时她自己化妆后的效果也差不多。
    其实她不化妆就好看。
    他最喜欢她早晨刚睡醒素面朝天的样子,面色透亮,皮肤如初生般干净。
    等这一番脑内回顾结束,那人早上楼了。
    他定了定神,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屏幕上的年终报表上。
    申屠念挺能折腾。
    从回来后动静一直没停过,一会上楼一会下楼,要不然就是客厅餐厅洗手间来回穿梭。
    怪就怪在,她动静多,却不跟他说话,满屋子静得只剩下脚步声。
    赵恪起初没在意,只当是她准备出门前的匆忙。
    可渐渐的,就觉出些不寻常了。
    余光撇到一抹白色,他依稀记得她选的裙子不是这个颜色。
    耳边还有一些复杂的声音,沙沙的,隐晦的铃铛响。
    玻璃杯放下拿起又放下,厨房的冰箱开了又关再开,她一直没出声,但一直变着法吵闹,像是故意晃荡来晃荡去,故意弄出一些声响,故意引起他的注意。
    赵恪终于如她所愿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挪开。
    只是他抬眸的瞬间,呼吸顿住,心脏攥紧了几分。
    手背上的青筋隐隐发颤,他合上笔电,往沙发上随意一放,压到小狗的脑袋了,引来他“嗷呜”叫唤了声,他没理。
    赵恪这会儿也没多余的心思关心小狗,他所有的注视都被视线范围里的那个妖娆身段勾了去。
    她侧身站在餐桌前,白色绑带网袜衬得双腿无比修长,她本身比例就好,膝上五公分围了一圈白色短绒毛,正前方帮点缀了两个红色小蝴蝶结,活泼俏皮,再往上,吊带丝袜的顶端直通三角区……
    这套连体服在情趣领域里应该算是布料多的那一类,申屠念挑了很久,挑到最后脸红心跳,终于看到合心意的。
    半透明轻纱连体吊带,胸前的造型是一个繁复轻透的裹胸式蝴蝶结,有点勒,她都不敢大喘气,生怕一个呼吸就崩断什么。
    薄纱结合绑带设计缠住腰肢,又薄又细,随便一掐都能折断似的,最后覆盖到胯部呈倒三角状,衣服边缘由一圈白色兔毛包裹,手感很好。
    模特图给她的感觉是,毛茸茸的,可爱。
    可爱归可爱,诱惑属性直接爆表。
    申屠念换上后才发觉自己胆子真大。
    她强装镇定,头上的鹿角发箍瑟瑟发抖,呼吸起伏间,胸前被蝴蝶结堪堪裹住那两团胀得颤悠,仰头喝水时,手腕上的那串铃铛细绳跟着沙沙作响。
    赵恪一步步朝她走去,沉着脸,眸色凝结,看着有些严肃。
    像审视一份重要年报,或一件棘手的合作案。
    他捏住她细白的手腕,将她手中的玻璃杯放回台面,他离她很近,越来越近,鼻尖蹭着她的脸颊。
    申屠念觉得痒,想躲开,没成,他的手托在她脑后。
    赵恪轻笑,呼吸落在她唇上。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圣诞老人装?”
    他的声音好听死了,性感死了,申屠念不可控地哆嗦,嘴唇被温柔吸吮,她觉得心脏像过电一般,滋滋发麻,跳得更快更凶。
    更具备生命力。她爱惨了这种生命力。

设置 手机 书页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